安和康网-了解世界新动态
你的位置:主页 > 时事 >

潘金莲勾引武松的心路历程(图)

2019-05-31 00:37来源:凤凰网

潘金莲勾搭武松不成,反遭了一顿抢白,她恼羞成怒!

潘金莲勾引武松的心路历程

武大挑着担儿回到家,见潘金莲两眼哭的红红的,问道:“你和谁闹来?”金莲道:“都是你这不争气的,交(叫)外人来欺负我。”武大道:“谁敢来欺负你?”金莲道:“情知是谁!争奈武二那厮,我见他大雪里归来,好意安排些酒饭与他吃,他见前后没人,便把言语来调戏我。便是迎儿眼见,我不赖他。”武大道:“我兄弟不是这等人,从来老实,休要高声,乞邻舍听见笑话。”金莲怒道:“混沌魍魉!他来调戏我,倒不乞别人笑话!”说着便把武大大骂了一顿。

本是潘金莲勾搭武松,可是她却反着说“武松调戏她”,并怒不可遏地把武大臭骂了一顿,这是为什么呢?其实,潘金莲“恼羞成怒”即已给出了我们答案,那就是两个字“恼”和“羞”。

首先,潘金莲“恼”什么?

她恼武大的“丑陋、懦弱”,她恼武松的拒绝,她更恼自己一朵鲜花本应植于沃土里,却插在了牛粪上。

潘金莲自持美貌,却嫁给了武大。她见武大一味老实,人物猥琐,甚是憎嫌,常暗自抱怨: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,何故嫁与这样个货?……。奴端的哪世里晦气,却嫁了他,是好苦也!

初见武松,潘金莲眼前一亮,有悲有喜,悲的是自己的不幸,喜的是武松的出现。她心里寻思:一母所生的兄弟,又这般长大,人物健壮。奴若嫁得这个,胡乱也罢了。你看我家那自身不满尺的丁树,三分似人,七分似鬼,奴哪世里遭瘟……谁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。

武松给了潘金莲“希望”,却又一盆儿冷水彻底地浇灭了,潘金莲能不恼?

其次,潘金莲“羞”什么?

羞耻之心,人皆有之,潘金莲也不例外。常言道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,潘金莲欲勾搭武松,遭到了断然拒绝和抢白,而自己的淫荡和不顾人伦的“乱伦”心理却大白于武松面前,这能不使她感到羞耻和难堪?

树要皮,人要脸,潘金莲勾搭武松,虽然没有成功,但若是有个风吹草动,让她的脸搁哪?更别说面对武松了。这也是之后潘金莲非撵武松出门的原因。

最后,潘金莲“恼”是为了遮“羞”。

“热脸贴在冷屁股上”,首先感到的是“羞”,继而才是“恼”,恼怒发作可以削减心里的羞耻。潘金莲大骂武大郎不仅可以使她心中的“羞”得到转移,同时还能分散武大乃至邻舍的注意力。

同时,潘金莲恼怒发作,大骂武大郎,还能加快武松搬离出去的速度,以免与武松低头不见抬头见,无颜以对。

潘金莲勾搭武松不成,恼羞成怒,她由羞而恼,以恼遮羞。

水浒传里有一个神人共愤的经典故事,潘金莲色诱武松不成,转而和西门庆偷情事情败露后毒杀了武大郎,武松为报兄长之仇愤而怒杀潘金莲,为逃官府追捕而上梁山。其中人性、情欲、道德、伦理、复仇而形成一强大震憾力,个中情结令后人唏嘘不已。

史书虽然没有记载貌美如花的潘金莲为什么会嫁给五大三粗的"侏儒"武大郎,但是毋庸置疑的是,潘金莲显然是"屈嫁",潘金莲长的如花儿般美,武大郎长的如牛粪般丑,更重要的武大郎家里还穷的叮当响,他每日靠烧饼维持生活,而潘金莲则独守空房难免空虚寂寞。

偏偏这个时候,打虎英雄武松"荣归故里",让潘金莲平静的心里如同投下了一块石头而荡起了波澜。美女爱英雄,潘金莲自然也对准英雄诱武松爱慕不已,因为高大魁梧的武松的英气显然在武大郎身上是感受不到的。接下来的事很简单,心动的潘金莲开始色诱武松。武松一点都不心动吗?
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面对美色,面对投怀入抱,武松是人而不是神,他肯定也心有所动,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,没有做出乱伦之举。个中原因虽然很多,但主要原因有两点:

一是武松思想传统而保守,面对潘金莲的超级"开放",他本能地产生扺制和排斥心里。二是武松对兄长武大郎尊重而爱戴,武松从小父母双亡,长兄如父。兄长武大郞虽然属于"残疾人"。但忠厚仁义的武松内心还是对兄长很敬重,潘金莲是他兄嫂,他不能也不愿做出"欺兄辱嫂"之举。

总之,面对"木脑壳"武松的"不解风情",潘金莲"伤心"难免,偏偏这个时候又遇到了花花公子西门庆,两人千里一瞥就对上了眼,随后这对干柴与烈火一点就着,很快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。

俗话说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后知后觉的武大郎知道后,潘金莲害怕了,和西门庆商量后,联合设计毒杀了武大郎。武松从兄长尸骨及小童嘴里知道事情真相后,报官后见官府没有什么反应,于是做出手刃仇人之举。杀西门庆没有悬念,手起刀落,解决问题,而杀潘金莲时,却有个令后人争议的:扒开她的衣服后,再做开肠破肚之举。

为什么要扒开她的衣服,引世人争议。有的人认为武松扒潘金莲的衣服是色心所至,当然,仔细一分析,这一想法显然不成立。潘金莲开始勾引武松,武松都不为所动,到这个为兄长报仇的关键时期,他更不会有"非分"之想,做"出格"之举。武松之所以要做这一争议之举,其实体现了武松的粗中有细,聪明才智。

原来,按宋朝的法律规定:直接杀人是故意杀人,是要直接要偿命的,被处以极刑。而如果是发生了冲突而"失手"杀了人,这过失杀人是轻一等的,可以充军或流失。

武松显然知晓个中缘由和细节,于是在做"故意杀人"之举时,扒开潘金莲的衣服,故意制造发生冲突而扭打的现场,制造"无意杀人"的局面。这样,官府追究这起命案时,可以"适当量刑",这才是真正的"智举"。

另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武松杀潘金莲时,潘金莲为掩盖罪刑而穿麻戴孝,武松认为她死不足惜,更不佩穿孝服,于是扒了她的孝服,再"绳之以法"。

北京pk10开奖直播